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求助信 我叫邵麗麗,山東平邑縣地方鎮王崮山村人。2019年大年初三(陽歷2月7號),發生在我們這個家

  • 廉開佳碩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9999
  • 回復:2
  • 發表于:2019/8/10 9:45:57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費縣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求助信
        我叫邵麗麗,山東平邑縣地方鎮王崮山村人。2019年大年初三(陽歷2月7號),發生在我們這個家庭的一件事,徹底打擾了我們一家人的正常生活。
        其實我并不想以這種方式來表達我心里的憤怒,而我的感受可能也不僅僅是憤怒能表達的。我自認為我是一個善良的人,而我的父母,家人更是村里公認的老好人,但就是這樣的老好人卻受到了惡人的攻擊。
        事情發生在大年初三(陽歷2月7號)的下午,過年時每個人的心情都是愉悅的,弟弟與家族里的人歡聚一堂,打牌喝茶是再正常不過的娛樂事件。
但娛樂的背后往往暗藏著不幸,弟弟與堂哥邵澤庭發生爭執,起了沖突,堂哥邵澤庭甚至還動了手,第一次爭執,被家族里的人拉勸開,本該各自回家,就可以相安無事。誰知當天晚上堂哥邵澤庭仍舊不依不饒手拿木棍,趕到我爸爸家門口對弟弟進行了第二次毆打和辱罵。一些鄰居和本家人聽到打架聲音,都出來拉勸架,這樣也沒能熄滅堂哥邵澤庭的怒火。堂哥邵澤庭當時就撥打了報警電話,之后便是各種辱罵,恐嚇,揭漏個人隱私。弟弟本來膽小怕事,哪經得住這兩場驚嚇,早已在那里哆哆嗦嗦了。之后關于報警,堂哥邵澤庭讓本家人給數落了幾句,說都是本家,沒外人,鬧大了外人笑話。之后堂哥邵澤庭就取消警務電話,最后就各自回家睡覺。本來心思這事就這樣過去了。誰知第二天早上,堂哥邵澤庭又趕來我家里對弟弟,進行第三次謾罵,恐嚇,繼續揭露弟弟的身世,隱私。導致弟弟的精神處于極度的緊張狀態,最后崩潰。弟弟曾一度地自言自語說,有人要殺他,最后我們沒有辦法只好將弟弟送去了醫院。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我的弟弟原本是健康的正常人啊!就因為起了沖突,堂哥邵澤庭動了手,謾罵人,罵的話更是不堪入耳,不止一次兩次地揭露受害人隱私,把正常的弟弟逼進了精神病醫院。試問:這是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啊?一句老話說的好,本是同根生,為什么要把人逼到絕境?
        母親離開我們那年,弟弟年幼,是父親把我們姐弟倆拉扯大,后來我結婚生子,看著父親漸漸地老去,心疼卻也無能為力,但父親的身體健康,弟弟圍繞父親身邊,讓我們每每回家的時候都能看到他們,我的心里也是心安的,都說不圖大富大貴,只要家人平平安安即可,但這次的事件讓弟弟的生活徹底脫離了軌跡,弟弟住院 3個月,花去高額醫療費,對家庭是一個重創。醫生囑咐:出院回家,還得藥物維持,每月定期進行復查。醫生說,康復期最少?2 年,面對現在的狀況,沉默老實的父親只是一味地嘆氣,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兒子忍受著折磨卻也無能為力。
打架的性質本身就是不對,但弟弟是不幸的那一方,他的精神,身體都受到了嚴重的摧殘,生活受到了影響,工作更加不能再做。在不受任何刺激的情況下,康復期需要一直服用藥物。這樣的不幸,我不想讓我的弟弟承受。但事情已經發生了,我無法改變,我只想要個公正的結果。
        但我所謂的公正,在別人看來可能是無理取鬧,覺得是天方夜談。常言道人在做,天在看,我只想要個公平的結果,事情發生到現在,也調解多次了,但我們沒有聽到一句道歉的話,對方甚至在調解部門現場,還冒出了更多難聽的話。我知道,也很明白,他們囂張的原因是:他的哥哥邵澤民和他的妹妹一家都在縣城某政府部門工作,才使得邵澤庭一家如此的囂張。 
        發生事件后,一些當時在場的人,在他們強大的勢力下,也不得不就輕避重。其實我也很理解在場證人的難處:為了自己以后的生活,他們也是敢怒不敢言。但我更堅信一點:我始終相信這個社會是公正的!是一個充滿正能量的社會!!一個人可能會昧著良心去說話,做事,但不是所有人都會昧著良心去做事,那樣晚上睡不著的時候,心里也挺難受的吧。就算是那樣,我也相信事情的真相,早晚總會有水落石出,真相大白的那一天!遲早只是時間問題!!
       從弟弟住院的第二天,我和爸爸去地方派出所報案。派出所工作人員回復說,等受害人出院再給辦理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們一直等到弟弟出院,從開始主動帶弟弟去派出所錄口供---帶證人去錄口供---等待派出所找邵澤庭錄口供---到最后雙方面對面協商。試問:1、這將近2個月的時間,都是我們受害方,主動聯系派出所工作人員后,他們才給我們回復。這就是國家工作人員為老百姓辦事的態度嗎?
2、每次我們給工作人員打電話咨詢,他們不等我們受害方說完,就主動掛斷電話,態度相當惡劣。難道工作人員就可以手握權利,推諉扯皮嗎?難道就可以無視弱勢群體的存在,不為我們服務嗎?
      3、最重要的一條:難道只因為邵澤庭的家人,有在政府部門工作,就可以官官相護嗎?我相信答案是否定的,我們相信:法律面前人人平等!更加堅信:這個社會,打到一切黑惡勢力,絕不是一句空話,說說而已!希望有關部門,落到實處,為老百姓做主。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弟弟的康復是一個很長的過程,但我不會放棄,我們始終堅信:法律面前人人平等!!法網恢恢疏而不漏!!我也會努力為弟弟討得一個公道。
該問題處于未解決狀態,馬上幫樓主解答!我要回答
來自手機版
  
  • 廉開佳碩
樓主回復
  • 發表于:2019/8/10 11:05:41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懂法律的友友們,請給指點一下,面對這種村霸、惡霸該怎么辦?
  
  • 快樂明天
  • 發表于:2019/8/11 10:03:33
  1. 板凳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聽俺親戚了解,邵澤庭的哥哥邵澤民先后在平邑父親辦公室、平邑審計局工作過,后任王崮山扶貧村主任,利用手中特權,任其弟弟邵澤庭作惡,危害一方村民。村民是敢怒不敢言。典型的村霸,黑惡勢力。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竞彩官方和香港马会